關於部落格
老いる
  • 1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但可以有形地體現

 出版於1894年9月的《日清戰爭實記》第二編中,有一篇題為《李鴻章》的文章。文章從李鴻章的身世說起,“號少荃,安徽合肥縣人,其父名進文,其母名沈氏,生於現清帝四世祖先仁宗嘉慶廿六年,現年七十有三,其祖先皆以文學登上顯位。”隨後,李鴻章的進學經歷、官場履歷、政績,甚至他的樣貌,都被一一羅列,細節豐富得令人咋舌。比如,其中講到他少年時代的老師叫吳方定;他的外貌則被描繪成“身長六尺,身體強健,態度耿直,膚色稍黑,兩眼漆黑炯炯有神,牙口不整,因抽煙略有變色”。   文中還講述了一個有關李鴻章的故事:平定太平天國叛亂後,李鴻章並沒有獨佔其功,他手下的將士為此表示遺憾。李鴻章笑著回答他們說,內亂僅僅是小事,不值得用盡全力,滿腹經綸留待他日更有大用途。   雖然這個故事對李鴻章略有褒獎,但在文章的末尾,卻對李鴻章在甲午海戰中的敗績進行辛辣的嘲諷:“正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,曾被稱為東方第一政治家的李鴻章,現亦老邁至此境地。”文章對李鴻章當時在清廷的尷尬處境也非常瞭解,說他“集上下非難於一身,或稱已發狂,或稱已自盡。雖其發狂自盡一詞僅為謠傳,然今李鴻章之地位,正如此謠傳所示也。”   評價清軍:“雙方團隊作戰,人數相同時清兵一定會輸”   甲午戰爭爆發之前,日方就非常注重搜集中方的情報。搜集的一個重要方法就是通過戰俘,此外戰俘還被日方作為人種範例,進行各類醫學和體力對抗測量。《日清戰爭實記》上,就有以《日清兩國兵體格的比較》為題的文章,刊載了這類測量結果。從這些測量數據出發,還進一步對清軍的軍紀、軍容、實力做了分析。   《日清戰爭實記》第二編中還有一篇名為《清軍與軍紀》的文章,文中肯定了清兵單兵作戰的能力,說清兵人數眾多,身體強壯,武器鋒利,射擊術也不差。但是,對清兵團體作戰的能力,卻予以了否定,“一個歐美人和一個中國人打鬥時中國人未必會輸,但雙方團隊作戰,人數相同時中國人一定會輸,不僅如此,四個歐美人對七個中國人,中國人也贏不了。”   為什麼會這樣?《清兵與軍紀》一文的作者分析:“畢竟,沒有同心協力,只顧個人安全,只要軍隊有難,不顧他人自己先逃走,因此軍隊只要有一處被打垮,很容易全軍覆沒。”   在這篇文章的結尾,作者做出對日方有利的預測:“除非是改良人種,否則(清軍)完全不是我軍的對手。軍紀本無形,日清戰爭(注:甲午戰爭)的勝負可以此判斷。”   關於旅順屠殺:利用西方媒體為日軍暴行開脫   1894年11月22日,日軍攻陷旅順,隨即製造了旅順大屠殺慘案。關於這場屠殺,煙臺登萊青島道臺劉含芳在次年1月7日的電文中有這樣的描述:“日軍進入旅順後,獸性大發,進行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。他們見人就殺,有的砍掉腦袋,有的割去雙耳;小孩被釘在牆上,有的挖去雙眼或割去雙耳……屠殺持續4日之久,整個旅順陷入血泊之中,死屍堆積高達數尺”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